Mua Chung Cư Giá Rẻ Hà Nội Chỉ Từ 500 Triệu

鹤唳华亭: 第9集到第10集 拖车

快要为太子选妃了,陆英被问可知是谁, 太子说望可望之事,待可待之人, 有人告诉陆文昔,不要与贵人再见面,没有缘分。
有人说陆英不好对付,不如化敌为友, 赵贵妃向皇上建议为太子设立侧妃,推荐了陆文昔。
Anh Wei Hua Ting
卢世瑜见萧定权答应让自己归乡,便明白他已经知晓一切事宜,萧定权哽咽着离开,他落寞地蹲在街角,嚎啕大哭,顾逢恩有些愧疚地走来,他觉得都怪自己不好,如果今年没去考科举,也不会闹出这一系列乱子。
萧定权没有责怪顾逢恩,他只希望逢恩能留在自己身边,不要离开,他实在承受不起亲人的离去。
Anh Wei Hua Ting
如今,这场闹剧匆忙收场,萧定权只能将一切责任推在赵叟头上,方能息事宁人。
此时,萧定棠的外公安平伯赵壅抵达京都,与萧定棠和李柏舟会面,令人意外的是,许昌平竟然也出现在这里。
Anh Wei Hua Ting
原来,许昌平一直都是李柏舟的人,此次考场错号的安排,也是许昌平的主意。
李柏舟很欣赏许昌平的智谋,可许昌平却波澜不惊,他私下里来到大牢送赵叟最后一程,赵叟颤抖着跪下,称许昌平是旧主的后人,自己能做的只有这么多,只希望许昌平以后多保重。
Anh Wei Hua Ting
放榜之日到来,顾逢恩对萧定权死缠烂打,想让他陪伴自己去看名次,可萧定权还记着这次科考的不愉快,就是不愿动身,直到顾逢恩提及陆文普会带着妹妹陆文昔去看榜,萧定权这才猛地打起精神,兴致勃勃地出门了。
顾逢恩不负众望,榜上有名,可萧定权对此心不在焉,他一门心思在寻找陆文昔的身影,当得知陆文昔今日压根没有来看榜,萧定权气得追着顾逢恩打,好生有趣。
Anh Wei Hua Ting

有人欢喜有人忧,张绍筠自以为才华横溢,但却是个实打实的草包,名落孙山。
顾逢恩悄悄向萧定权打趣道,若是张绍筠上了榜,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Anh Wei Hua Ting
张绍筠见自己成为众人笑柄,便把气都撒在考得不错的陆文普身上,派人将陆文普推到池塘里。
萧定权见张绍筠如此欺负人,他挺身而出将狼狈不堪的陆文普拉上来,谁知这张绍筠还是嘚瑟个没完,到处嚷嚷自己的姐姐就是未来太子妃,而且这还是武德侯的意思。
Anh Wei Hua Ting
萧定权气得一脚把张绍筠踢进了水里,让他成为了落汤鸡。
卢世瑜此时还未动身离京,他得到消息,武德侯想让刑部尚书张陆正之女嫁给萧定权。
Anh Wei Hua Ting
卢世瑜叹了一口气,他知道武德侯的苦心,在朝廷六卿中,只有张陆正还没有投诚李柏舟,所以,萧定权必须赶紧拉拢张陆正,否则六卿就都成为李柏舟的私人了。
萧定权不知自己和张家女儿的婚事是真是假,想到张陆正也是卢世瑜的门生,他便来到卢世瑜家中,想求证此事,没想到却看见正在卢世瑜家里帮忙晒书的陆文昔。
Anh Wei Hua Ting
陆文昔裸着白嫩的胳膊,背影在阳光下格外好看,萧定权不由得傻了眼,等陆文昔察觉有人回过头来,才又慌又羞地拽下衣袖。
萧定权知道女儿家害羞,他便与陆文昔隔着一道屏风聊天谈心。

0 nhận xét:

Đăng nhận xé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