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a Chung Cư Giá Rẻ Hà Nội Chỉ Từ 500 Triệu

鹤唳华亭: 第6集到第7集 拖车

萧定权向恩师告辞的时候,卢世瑜送他离开,趁机有个人蹑手蹑脚地从卢世瑜的桌子上偷走了钥匙,赶紧偷走了考题。
齐王去藩地的日子在即,齐王妃从小没有出过远门,她泪流满面去求皇贵妃,希望她能说服皇帝收回他们去藩地的旨意,皇贵妃也没有这个权利,现在只有萧定权才有权利让齐王不去封地,但萧定权一定记恨对他加害过的齐王,决不会轻易松口的。
齐王妃又哭着去找她的父亲中书令哀求。
Kết quả hình ảnh cho 鹤唳华亭
早上,陆文昔起床一看突然下瑞雪了,她高兴地告诉哥哥预示今天有好兆头,说着便为哥哥陆文普束起腰带,希望这次考试能够顺利,陆文昔喋喋不休,陆文普虽有些嫌弃,但在心里还是很喜欢这些吉利的话。
另一边,顾逢恩也已经穿戴好,准备去考试了。
萧定权本想劝顾逢恩以大局为重,能否考虑晚两年再考,可一想到老师说过,作为皇太子,他不会体会考生寒窗十年是多么不容易。
就没有阻止顾逢恩,嘉义伯和顾逢恩一起去考试,没过多久,监考发现有人作弊。
Kết quả hình ảnh cho 鹤唳华亭
卢世瑜生气,让所有考生全部集合到场外,全部脱衣脱靴,在雪天里接受核查。
嘉义伯对此很有意见,质疑这种方式方法,很不想用脱衣解决问题。
卢世瑜告诉他也不能例外,都要接受检查,并且下令监考深入到房间内仔细搜,在许昌平、嘉义伯和陆文普的考间里搜出了和试卷一样的考题。
考题被泄露事件让卢世瑜大吃一惊,作弊和泄题都是严重的罪行,考虑到平时对嘉义伯的了解,绝对不会做出这样不光彩的事情来。

Kết quả hình ảnh cho 鹤唳华亭

很显然都是指向太子的,出问题的一个是太子身边的侍从,另一个是太子的恩师,还有恩师推荐上任的蜀监察御史陆英的儿子陆文普。

鉴于事态的严重,萧定权马不停蹄赶到事发地,到关押处连夜突审了三个作弊的考生。

在考场门前,陆文昔也赶来了,求衙门的侍卫能够放她进去,因为哥哥断然不会做暗地里的事情,但侍卫拒绝入内。
Kết quả hình ảnh cho 鹤唳华亭

此时,陆文昔发现太子下马进入考场,她大喊皇太子的名讳,萧定权十分不解她是如何知道他的身份的,陆文昔解释说在考场看到他骑的马被停之后,一切都很安静、很听话,象是被严格训练过的,马的尾部还有印记,一定是军马,另外他还能随时调动京城的衙役,其地位一定十分显赫,多半是太子。
在关押处,萧定权询问了嘉义伯等人,他们一头雾水,不知怎么回事,显然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萧定权又找了另外几人严刑拷问,很快都招了,原来他们来考试是受人所托,接受重金私带考题进入考场,有意让监考发现。
消息传到皇帝那里,皇帝十分生气,决定第二天亲自审案,中书令没安好心地对卢世瑜幸灾乐祸,讥笑他整夜在考题旁边守着,还是被不法分子偷盗得手。
Kết quả hình ảnh cho 鹤唳华亭
众人散去后,卢世瑜决定调查个水落石出,他找到了嫌疑人赵叟,放置考题房间的门钥匙只有自己和赵叟有,所以他很值得怀疑。
赵叟心中有鬼,他不自然地转身,不敢对视卢世瑜的眼睛。
萧定权称擅自拘捕太子侍卫是谋反的行为,皇帝认为他再任性下去,卢尚书早晚死在他手里。
萧定权说诬陷朝臣是死罪,皇帝让他站在后边去,顾逢恩和陆文普的怀挟也大体一致,有人给皇后一封信,事关中书令的安危,让她一定要收好。
Hình ảnh có liên quan
萧定权对皇帝说是李柏舟先命人放进考题,再命人错号,这是载赃。
卢尚书询问太子那晚就是为了引开老师,好让赵吏偷窃试题,太子希望老师不要离开,他承认错了。
萧定权说还有许昌平的证词,皇帝说证词被认为被刑讯逼供写的,显然有人就是冲着太子去的,已经让刑部去抓人了,可是太子求情不让,皇帝生气他竟然护着一个外人。

0 nhận xét:

Đăng nhận xé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