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a Chung Cư Giá Rẻ Hà Nội Chỉ Từ 500 Triệu

谍战深海之惊蛰: 第39集到第40集 拖车

千田英子告诉荒木惟,早上八点到十点,乔瑜行踪不明, 乔瑜被陈山引到野外,陈山趁其不备,暗杀了他。
荒木惟觉得这次的刺杀十分奇怪,陈山分析,刺杀是假,实际上是为了盘尼西林, 荒木惟觉得被自己培养的人给背叛,十分恼火。

张离躺在钱时英,跟陈山商量盘尼西林的事情,张离希望能够尽快联系上钱时英,将盘尼西林转移。
Spy trận chiến phim kinh dị biển sâu
然而陈山觉得现在荒木惟对自己盯得很紧,而张离有伤在身,两人都无法行动, 张离却想到一个合适的人选,决定让余小晚去和钱时英见面。
而余小晚被周海潮看到,余小晚以为甩掉了周海潮,正松了口气,周海潮却出现在自己身后。

乔瑜在审讯室被折磨地不成人样,大喊是陈山嫁祸自己,陈山却反驳自己怎么会为了嫁祸乔瑜,还让张离乘坐那趟火车,乔瑜说陈山和张离本来就是一伙的,他们俩是军统派来的卧底,陈山才是尚公馆的内鬼。
张离问陈山,该通知的人都通知到没有,陈山告诉她,消息已经全部传达到,这时,荒木惟带人走了进来。
Spy trận chiến phim kinh dị biển sâu
唐曼晴来到审讯室,见到被折磨得不成人样的钱时英,心疼不已,要求千田英子打开钱时英身上的镣铐,千田英子还指望唐曼晴从钱时英嘴里得到情报,便同意了唐曼晴的要求。
唐曼晴悄悄告诉钱时英,陈山想要营救他,并把陈山的营救计划说了出来,钱时英却不想拖陈山下水。
不一会,唐曼晴离开了,陈山焦急地等待着,千田英子告诉陈山,钱时英已经供出中共的窝点,让陈山带队出发。
荒木惟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捣毁中共的窝点了, 而这时,刘芬芳几人都已经就位,等待着陈山。
Spy trận chiến phim kinh dị biển sâu
荒木惟一行人开车来到岔路口时,钱时英却没有按照陈山的计划把日军引向烟花仓库,而是带着他们到了西郊树林。
一行人押着钱时英下车,在树林里搜寻,钱时英突然挣脱,靠在一棵树上大口喘息着,荒木惟也不着急,询问钱时英在剑道馆时是怎么把消息传递出去的,钱时英突然指认陈山,告诉荒木惟尚公馆的内鬼一直都是陈山,而乔瑜只是一个替死鬼,转移药品,救出飞行员的事情统统都是陈山做的,陈山辩解钱时英只是在垂死挣扎,在临死前拉自己下水,荒木惟让陈山亲手杀了钱时英。
陈山举起枪,但面对着自己的大哥,自己怎么也下不去手。
Spy trận chiến phim kinh dị biển sâu
钱时英见陈山不忍下手,便假装要与荒木惟谈话,用偷偷藏在手里的刀片刺杀荒木惟,荒木惟躲开一刀,一旁的士兵一起刺死了钱时英,钱时英在临死前,仍然不后悔为共产主义牺牲,陈山看着自己的大哥为了抗日事业慷慨赴死,内心震荡不已。

唐曼晴见到张离在桥上,停下了车,告诉张离自己已经尽力营救钱时英了,唐曼晴不明白,陈山明明已经安排好了营救计划,钱时英为什么不按照计划进行,张离告诉唐曼晴,为了陈山的安全,钱时英只能做出这样的选择。
荒木惟一无所获,暴怒的他决定让钱时英的尸体暴尸三天,谁敢为他收尸,就以通敌罪处置, 唐曼晴知道后,拿出钱时英提早写好的遗书交给陈山。
陈山来到陈金旺家里探望,陈夏正在给陈金旺梳着头,看见陈山到了,情绪激动地哭着怪陈山没能救出大哥,又怪自己害得大哥被捕,陈山将哭泣的陈夏抱在怀里,而陈金旺意识不清,把陈山认成了钱时英,陈山离开了,坐上刘芬芳的车,几人一起安慰着陈山,陈山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痛哭起来。
Spy trận chiến phim kinh dị biển sâu
陈山回到家,张离问他钱时英在临走前说了什么,陈山告诉张离钱时英临走前说的一番话,并告诉张离,自己愿意加入张离的阵营,愿意加入共产主义阵营,和自己的大哥一样,愿意为共产主义奉献终生。
张离打开钱时英的遗书,钱时英致死都心系国家,叮嘱陈山等到胜利的那一天,一定要来自己的坟前祭拜。
千田英子拿来荒木惟的体检报告,希望荒木惟为了身体能够好好休息,不要太过操劳。
Spy trận chiến phim kinh dị biển sâu
陈夏来到西郊树林想为钱时英收尸,陈山赶紧拉走了陈夏,并告诉陈夏不要去送死,并将钱时英临死前的愿望告诉了陈夏,陈夏冷静下来,陈山让陈夏待在荒木惟身边等待时机,陈夏答应了。
重庆,关永山得知费正鹏回到重庆却没有回第二处报道,有些疑惑,让人密切监视费正鹏,关注他的一举一动。
关永山得知费正鹏在变卖房产,还提取大额钱款,对此十分怀疑。
关永山调查得知,费正鹏存在美丰银行的金条就是之前失窃的金条,并已经返回了上海,关永山向戴局长请示,是否要扣下费正鹏。
关永山放下电话,吩咐秘书给自己准备去上海的船票和身份证件。

0 nhận xét:

Đăng nhận xé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