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a Chung Cư Giá Rẻ Hà Nội Chỉ Từ 500 Triệu

谍战深海之惊蛰: 第35集到第36集 拖车

陈山接到电话,费正鹏来到上海给陈山传递消息, 费正鹏告诉陈山,上次陈山救出的飞虎队队员已经痊愈了,是时候让他们回到人们的视野中去。
陈山一听,慌张起来,这消息一旦曝光,自己在尚公馆也会马上暴露。
费正鹏让陈山把他之前做过的所有事情全部嫁祸给乔瑜,这样一来,等飞虎队队员的消息见报时,陈山就可以脱身了。
Spy trận chiến phim kinh dị biển sâu
陈山在火车站回想起一个人,他慌张地找陶大春,质问他飓风队是不是在火车上安排了行动。
陶大春告诉陈山,他们安排了刺杀计划,准备在火车上刺杀麻田。
张离等人正和麻田一起吃饭时,麻田弄倒了酒瓶,酒洒在张离的身上,麻田让飓风队杀手伪装成的服务员前来清扫,飓风队杀手却逃跑了,张离意识到事情不对,发现服务员推来的餐车里藏有炸弹,张离赶紧推着餐车冲向门外。
周海潮算了算时间,陈山和费正鹏明天就会来到茶馆见面,周海潮叮嘱茶铺的伙计盯紧陈山两人。
Spy trận chiến phim kinh dị biển sâu
余小晚和陈山一起接张离出院,周海潮偷偷跟着余小晚回到了余小晚的家里,周海潮强行进了余小晚的家里,告诉余小晚自己已经查到了陈山和张离是军统的卧底,还掌握了他们两人的证据,余小晚见周海潮要把证据交给荒木惟,连忙稳住周海潮,拉着他坐了下来,准备和周海潮谈谈。
余小晚将周海潮灌醉,周海潮拿出陈山的照片,余小晚假装毫不在意。
周海潮醉醺醺地要和余小晚跳舞,没跳几下就瘫倒在地,余小晚趁机从周海潮的口袋里拿出了陈山的照片。
余小晚正偷偷地烧着照片,没注意到周海潮已经醒了,周海潮赶紧将火盆踩灭,从余小晚手中抢出一张照片。
Spy trận chiến phim kinh dị biển sâu
周海潮十分愤怒,把余小晚打倒在地,余小晚想要逃跑,却打不过周海潮,渐渐地失去了意识。
余小晚醒来后,发现自己被周海潮绑在椅子上,周海潮离开后,给荒木惟打了电话,告诉他明天早上陈山要和费正鹏在海半仙茶楼接头。
荒木惟让千田英子在茶楼附近设下埋伏,打算一探究竟。
Spy trận chiến phim kinh dị biển sâu
陈山和张离正商量着余小晚的事情,打算将余小晚的消息告诉费正鹏。
刘芬芳来到陈山家里,陈山让刘芬芳帮忙把陈金旺救出来,自己则将陈夏哄骗出来。
第二天,周海潮告诉余小晚陈山的死期就要到了,余小晚假装自己已经想明白了,告诉周海潮自己现在意识到周海潮才是真正对她好的人了,哄骗周海潮先把自己解开,周海潮却说等陈山死后,自己才能相信余小晚。
陈山这边,因为陈山打算救出陈金旺和陈夏,今天则由张离代替自己去见费正鹏。
Spy trận chiến phim kinh dị biển sâu
而千田英子已经带着人马,在茶楼附近布下了天罗地网, 周海潮也在茶楼附近偷偷观察着情况。
余小晚在家里,艰难地用地上的玻璃碎片隔断了绳子,但房门被周海潮锁住,余小晚拿起菜刀砍破了房门,赶紧出门给陈山打电话通风报信。
但陈山和张离都已经离开,没有接到余小晚的电话。
余小晚不顾一切地拿着菜刀在街上狂奔,被一辆汽车撞倒在地,余小晚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继续往茶馆跑去。
Spy trận chiến phim kinh dị biển sâu
另一边,费正鹏已经到了茶楼附近,费正鹏发觉情况不对,正想离开时,余小晚赶到茶楼,拿起菜刀就砍向周海潮,两人扭打时,千田英子下令开枪,余小晚不慎中枪,周海潮赶紧上前查看,却被陶大春用毒针击中了。
余小晚告诉周海潮,要是他敢出卖张离和陈山,自己死也不会放过他。
周海潮顾不上自己,焦急地想送余小晚去医院,千田英子带着人马围住周海潮,周海潮让千田英子送余小晚去医院,自己没说几句话,也痛苦地倒在地上,千田英子赶紧将两人送进了医院。
Spy trận chiến phim kinh dị biển sâu
荒木惟带着陈山和张离来到医院,周海潮还在急救室被医生抢救,荒木惟几人来到急救室,周海潮满身是血,挣扎着想坐起身来,荒木惟让所有人都出去,自己一个人留下来听周海潮的情报。
陈山在急救室外等待,回想起刘芬芳焦急地赶来找自己,原来余小晚见张离和陈山没有接电话,便给刘芬芳打了电话,让刘芬芳去通知陈山,陈山得知周海潮的消息后,赶紧让刘芬芳暂停计划,并安排陈夏将陈金旺带回去,以免惹日本人怀疑。
Spy trận chiến phim kinh dị biển sâu
而陈山则赶去找到张离,带着张离离开后,陈山打了个电话,就带着张离假装去同仁医院,路上遇到了荒木惟,荒木惟便让两人一起来见周海潮。
陈山知道,周海潮的突然出现,自己对海半仙茶楼的情况一无所知,都让他陷入巨大的恐慌中,急救室里,荒木惟让周海潮说出情报,而周海潮已经说不出话来,指了指自己的衣服口袋,便晕死过去,荒木惟嫌弃地从周海潮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记事本,以及陈山和费正鹏接头的照片。

0 nhận xét:

Đăng nhận xé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