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a Chung Cư Giá Rẻ Hà Nội Chỉ Từ 500 Triệu

鹤唳华亭: 第10集到第11集 拖车

陆英恳请先向皇上请罪,再弹劾安平伯,安平伯不知何故,肉袒自缚于宫前请罪, 皇上震怒,指责道事涉战事,竟敢渎职。
顾逢恩向太子斥责李柏舟就是身着冠带的无赖,陆英刚一到任就得罪了他,往后还不知道惹出什么事端, 皇上口谕,令陆文昔为太子侧妃, 赵贵妃愿意为赵壅所犯国法受严惩,抽短刀欲寻自尽。
何尚书在批准陆文昔为太子侧妃的碟纸上盖章,皇帝认为欠妥,称就算不将陆文昔许配给齐王,也不会许配给太子, 太子抱怨父皇,难道自己爱慕的一切什么都要最后给齐王。
Anh Wei Hua Ting
陆英告诉太子已经将陆文昔许嫁给故人之子,太子感叹道虽未见过陆文昔容颜,但却知陆文昔就象山水一样有多美, 可待并不是可待成追忆,而是希望陆文昔再等等自己。

陆文普一身泥泞回到家中,父亲陆英刚刚进京,看见儿子如此狼狈,难免心中有些不痛快,陆文普没有说出实情,只称是自己失足掉落池塘。
很快,陆文昔也赶回家,欣喜地围着父亲嘘寒问暖,可陆英的反应也只是淡淡的,让儿女们都退下。
Anh Wei Hua Ting
原来,是李柏舟在陆家做客,他虽满面笑容地夸奖陆家儿女,但实际上却故意提起陆文普被张绍筠戏弄的事情,借此牵出张陆正和陆英的旧怨,从而挑拨张陆二人关系。
陆英不愿多提往事,李柏舟却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他告诉陆英,陆文普之所以被卷入泄题风波,一切都是拜萧定权和卢世瑜所赐,这二人就是泄题的幕后主使。
Anh Wei Hua Ting
陆英自然不会相信李柏舟的话,李柏舟冷冷一笑,泄题本应该是惊天大案,可最后却草草了结,只有卢世瑜请致仕的奏疏刚刚送到了中书省,这说明卢世瑜和萧定权心中有鬼,那么如此看来,陆文普无辜卷入其中,当真是可怜得很。
陆英若有所思,李柏舟继续说道,如今朝中有传闻,萧定权即将迎娶张陆正之女,到时候,张陆正如虎添翼,肯定会继续对付陆家,而陆家若想壮大实力,最好的办法就是投靠萧定棠。
Anh Wei Hua Ting
直到这时,李柏舟才说出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原来,萧定棠有意纳陆文昔为侧妃,这才让李柏舟来说媒,还带来了聘礼, 陆英一时不知所措,只能推脱思虑几日。
此时,陆文昔将萧定权的披风带回家中,被哥哥没完没了地盘问,兄妹俩嬉笑玩闹,最小的弟弟陆文晋也跟着傻笑,这一幕落在陆英眼中,他的眉宇间愁云密布,不知该如何答复李柏舟和萧定棠。
李柏舟回去向萧定棠复命,他告诉萧定棠,陆英心里一直扎着根刺。
Anh Wei Hua Ting
当年,陆英被排挤出京的时候,夫人刚产下幼子,便跟随他到那穷山恶水去上任,结果到了蜀中后没过两年就一病而亡,这是陆英一生的遗憾,后来,陆英便把所有的爱都放在儿女身上,不过这份舐犊情深,也成了陆英的弱点。
其实,李柏舟早就知道陆英不好对付,所以只有化敌为亲,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李柏舟为了达成目的,甚至没有将萧定棠纳侧妃的事情告知他的女儿齐王妃,生怕王妃吃醋闹事。Anh Wei Hua Ting

陆文昔昨日跟萧定权约好去大相国寺会面,可是陆文普却不放心妹妹出门,直到陆英开口答允,陆文昔才高高兴兴地出了门。
陆文普已经猜出萧定权的真实身份,他将妹妹与萧定权互生情愫的事情告知父亲,陆英大吃一惊,没想到女儿和太子竟然早就认识,并且产生了感情。
Anh Wei Hua Ting
萧定权左等右等,没有等来陆文昔,却等来了陆英,而且,陆英还拿着萧定权的披风,恭恭敬敬地将披风归还,并表示有事相求。
此时,陆文昔闷闷不乐地坐在马车里,原来,陆英听了陆文普的话后,马上追回了女儿,禁止她再和太子来往。
Anh Wei Hua Ting
萧定权与陆英谈完话后,整个人都怒气冲冲,看谁都不顺眼,顾逢恩一头雾水,不知萧定权为何不痛快。
晚上,萧定权去给父皇请安,却看见萧定棠在为父皇沏茶,赵贵妃也在一旁,只见皇上的眼中满是慈父柔情,让萧定权如鲠在喉,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Anh Wei Hua Ting
皇上瞧见了萧定权的身影,便唤他进来入座,萧定权自己带了茶叶,也要为父皇点茶,可皇上却表现得不屑一顾。
赵贵妃想跟皇上提萧定棠纳陆文昔为侧妃的事情,皇上边听边喝了一口萧定权点的茶,结果马上吐了出来,萧定权这才跪下表示,此茶乃安平伯与边民交换战马的官茶,其中具体情况,将由陆英向皇上说明,他此时就在殿外等候。

0 nhận xét:

Đăng nhận xé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