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a Chung Cư Giá Rẻ Hà Nội Chỉ Từ 500 Triệu

在远方大结局 预告

刘达告知晓鸥董事会觉得她最近操劳过度,建议她休息,要求她让出总经理的位置,晓鸥知道这是董事会辞退自己的前兆,一边的罗紫薇表现出一脸得意。
爱莲和徐晴告诉姚远,新远方的资产被全部转移了,现在资金链断了,罗华集团企图收购他们。
晓鸥找到姚远,告诉他罗雄杰是在恶意挖空刘氏的资产,她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她一定可以抓到对方的把柄,因为她早在半年前就在调查罗氏了。
而且之前被逼疯的前任董事们,晓鸥也联系过。
Vẫn còn ở xa
为了打开农村市场,姚和新远方的员工们都参加了开拓农村市场的培训,很快新远方便抢占了很多城市,晓鸥也在云天商城培训大家农村市场的知识,姚远和晓鸥明真暗斗,都想打赢这场战。
邮政部门组织召开了一个快递运输交流会,大家都不看好弄村市场,觉得赚不到钱,路队以国家战略的眼光和高度鼓舞大家合作共赢,开拓农村市场。
德邦快递决定和新远方合作,姚远带上公司业务骨干到德邦参观学习对方的运转模式,德邦快递的老总毫不犹豫的讲解他们经验和方法。
他明确的说德邦和新远方合作就是为了实现双赢。
Vẫn còn ở xa
柴鸥特意邀请晓鸥来新远方大学听课,她问柴鸥,姚远最近在和好几个快递商家合作,是不是为了打败自己,柴鸥没有回答,她想让晓鸥听姚远讲课。
姚远在讲台上正在高谈阔论,却发现台下晓鸥也在听他讲课,他不知所措开始紧张,课堂结束后,姚远私下批评柴鸥不该把晓鸥带到课堂上来。
柴鸥委屈地说,晓鸥教了自己很多心理学的东西,她带晓鸥过来就是为了回报他, 姚远气急败坏但却拿柴鸥没办法。
刘达带罗雄杰参观了云天大数据技术室,罗雄杰全程板着脸。
Vẫn còn ở xa
在接下来的内部会议上,罗雄杰怒斥晓鸥等人不该把资金和精力浪费在无用的农村市场上,路晓鸥刚争辩几句就被罗雄杰呵斥。
罗雄杰当众宣布说,他代表董事会宣布新的决议,刘氏要把资金全部投到国外资产。
晓鸥与刘达私下谈心,她明明白白地说,罗雄杰这次所谓的购买国外资产全是些淘汰的产品,他就是赤 裸裸地要转移刘氏资产将刘氏集团掏空,她希望刘达不要任人宰割,她说自己也不想做罗雄杰的帮凶。
刘达却激动地争辩说,自己心里很清楚,但他无法改变,他也希望路晓鸥不要管这些事。
路晓鸥愤然,她说自己受的教育让她不可能这么做。
Vẫn còn ở xa
姚远无意间听说大根正在闹离婚,姚远惊愕无比。
姚远带着大根二根兄弟和李小彪、柱子带着被褥去了员工宿舍,当晚他们一起住在一间集体寝室里。
半夜享受惯了众人根本睡不了硬板床,他们一起谈到一起打拼的那段日子,谈到了二叔,谈到了艰苦条件下兄弟齐心的过往。
众人一时感慨不已,他们齐声唱起《海阔天空》, 很快寝室外走廊里传来其它员工的合唱声。
刘爱莲把新远方高管们的家属聚在阶梯教室里,众家属不知其意。
Vẫn còn ở xa
刘爱莲给大家讲了“作”字的含义,她痛斥这帮女人们在生活好了欲望多了反而没有过去的幸福感,她正色地叮嘱这帮女人少一些欲望多一些跟她们老公的交流。
路中祥到公司给晓鸥送饭,罗雄杰主动迎上来说要跟路中祥好好谈一谈。
罗雄杰力夸晓鸥深谙心理学非常有能力,他说晓鸥可以读懂和操控别人的心思。
罗雄杰劝路中祥帮忙说服路晓鸥加入资本运作, 路中祥却正色表达自己对资本运作的看法和态度。
Vẫn còn ở xa
刘云天的团队终于完成天音软件的开发,他欣喜若狂,立马在第一时间里给一直支持他的姚远打了电话。
晓鸥去找霍梅时正好遇到刘云天和姚远,而此时他们俩都收到一条信息,两人看完眉头同时紧皱了起来。
刘爱莲的电话这时打过来,她说新远方的用户信息被人恶意出卖。
晓鸥回到公司时正遇到路中祥从办公楼下来,路中祥一脸不悦地提醒晓鸥提防罗雄杰。
Vẫn còn ở xa
晓鸥回到办公室发现罗雄杰正坐在她的办公桌前吃着路中祥给她送的午饭。
姚远担心现在远方负债累累,牵连到晓欧,他决定先放下自己对晓欧的感情,没有向她求婚,还请刘爱莲陪自己演了一出戏故意将晓欧气走。
晓欧离开以后,姚远想方设法独自还清债务,为此爱莲一直默默的守候在他身边,为他加油。
Vẫn còn ở xa
姚远在拉快递业务时无意中听到阿畅给霍梅打电话,才发现这么多年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居然因为钱背叛了自己,拖垮了远方,阿远决定和阿畅恩断义绝,阿畅知道自己对不住姚远,只能独自离开了远方。
2014年恰逢国家全面实施开放性快递政策,姚远主营的传统私人快递业务遭到新型电商的大力冲击,但是姚远不畏艰难,审时度势,迅速推行远方"无人快递"配送服务,很快便超越刘云天开辟的巨头电商,取得成功。
刚从美国回来的晓欧在机场偶遇姚远,其实她一直通过父亲路中祥在关心姚远的事业,两个彼此相爱的人终于走到了一起。

0 nhận xét:

Đăng nhận xé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