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a Chung Cư Giá Rẻ Hà Nội Chỉ Từ 500 Triệu

谍战深海之惊蛰: 第8集到第9集 拖车

余小晚觉得周海潮是在针对陈山,余小晚对周海潮一顿数落。
不知不觉间,余小晚习惯了有陈山的存在,对陈山有了感情。

周海潮用激将法成功当着陈山的面让余小晚和自己跳舞,余小晚为了证明自己不受陈山的控制,便接受了周海潮的邀约。
荒木惟知道有人盯上了自己,让陈山掩护自己离开。
陈山正在吸引众人注意力时,洪京军依旧死盯着荒木惟,千田英子突然开枪,掩护荒木惟趁乱离开。
关永山让小凤继续往下说,小凤便说那天晚上自己跟着李伯钧回到了余小晚的家里。
张离向众人分析,李伯钧在去余小晚家里之前就把围巾给了小凤,如果李伯钧的围巾上留有毒液,那么就能证明李伯钧是在到余小晚家里之前中的毒,从而就能证明陈山的清白。
周海潮自然不能让陈山这么容易地脱罪,他质疑小凤的证词,小凤却说李伯钧给自己围巾时,有许多人都看到了。
张离也继续向关永山和费正鹏叙述自己在找到小凤时,和凶手起了冲突,凶手已经被击毙,周海潮正在心里暗喜凶手已经死了,便死无对证。
小凤却说自己当晚见到了凶手,凶手撞了一下李伯钧,李伯钧当时就捂了一下自己的脖子。
谍战深海之惊蛰剧照
人证物证俱在,周海潮还想继续辩解下去时,就被关永山制止,要求先检查围巾上是否有残留的乌头碱毒液。
关永山正和费正鹏商量着是否要继续追查下去,费正鹏主张结案,这时化验报告也送到关永山手里,关永山见证据确凿,也同意结案。
关永山决定把周海潮平调到中共科,继续当副科长,以免陈山和周海潮两人天天内斗。
Spy trận chiến phim kinh dị biển sâu
余小晚来找周海潮兴师问罪,在办公室里大骂周海潮,众人在周海潮办公室门口见周海潮被骂得哑口无言,觉得十分解气。
余小晚一反常态地对陈山十分热情,亲热地拉着陈山走出了第二处。
谍战深海之惊蛰剧照
陈山心里又庆幸又担忧,他庆幸自己在军统有了张离这个可以依赖的人,又担忧自己的身份被余小晚识破后,余小晚会有什么反应。
他忍不住去想李伯钧那天晚上究竟要告诉自己什么事情。
Spy trận chiến phim kinh dị biển sâu
周海潮原本对关永山自己的调任十分不满,关永山对周海潮一番敲打,并叮嘱他收敛锋芒,以免被陈山抓到把柄。
虽然余小晚和陈山还是分房睡,但是余小晚对陈山渐渐有了好感,不再那么排斥陈山的存在,半夜里还偷偷地看陈山睡觉的样子。
谍战深海之惊蛰剧照
第二天,余小晚和张离聊起陈山,说起自己似乎已经喜欢上了陈山,张离知道陈山不是真正的肖正国,有些担心,也不好附和余小晚。
荒木惟又一次给陈山给出暗号,陈山接到荒木惟的电话,荒木惟要陈山今晚八点和自己在心心咖啡馆见面。
Spy trận chiến phim kinh dị biển sâu
陈山回到家,余小晚提出让陈山晚上陪自己去跳舞,陈山想到晚上和荒木惟的见面,拒绝了余小晚。
晚上,荒木惟以临江学院校董李元培的身份通过闸口后,检查身份的小兵曾经在临江学院当过教员,识破了荒木惟的身份,两人赶紧追了上去。
谍战深海之惊蛰剧照
千田英子见两人追得太紧,本想取消今晚和陈山的见面,荒木惟却让千田英子把自己送到军人俱乐部,并想办法通知陈山来找自己。
千田英子引开了追踪的两个小兵后,给心心咖啡馆打了电话,让陈山去军人俱乐部见荒木惟。
军人俱乐部今晚正在举行联谊会,里面全部都是军统的人。
谍战深海之惊蛰剧照
陈山来到军人俱乐部,先和张离打了个招呼。
另一边,千田英子也混入军人俱乐部,为荒木惟找到了一个可以谈话的包房。
荒木惟示意陈山到吧台和自己谈话,两人暗中谈话时,被周海潮盯上,周海潮觉得荒木惟的形迹可疑,吩咐洪京军叫阿强跟着荒木惟,查清荒木惟的身份,千田英子在一旁看到了周海潮的动作。
陈山没有急于去和荒木惟会面,反而又和张离坐下,若无其事地聊天。
Spy trận chiến phim kinh dị biển sâu
另一边,阿强正拿着枪对准荒木惟审问他的身份时,千田英子及时出现,将阿强打倒在地。
陈山来和荒木惟见面,洪京军带着人正想上楼查看情况,也被千田英子拖延。

0 nhận xét:

Đăng nhận xé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