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a Chung Cư Giá Rẻ Hà Nội Chỉ Từ 500 Triệu

乱港分子黄之锋被捕后获准继续保释! 为什么一直让港人引以为傲的法治,偏偏治不了“港独”?真正的原因并不简单

海外网9月9日电乱港组织“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8日在香港国际机场再度被捕,9日上午在东区裁判法院提堂。
据香港“无线新闻”报道,裁判官指保释文件出错,8日涉嫌违反保释条件被捕的黄之锋获准继续保释。
Kết quả hình ảnh cho 黄之锋
据了解,这次被捕是法院闹的“乌龙”,保释文件将香港众志副秘书长周庭前往外地的日期,错写成黄之锋出发的日期,导致他“违反保释条件”。
你确定吗?司法文件的实质性内容都会写错?不管这是不是一个乌龙,黄之锋在被捕的时候,很可能心里是清楚的,自己很快就能出去了。
因为黄之锋不是第一次被捕,也不是第一次被迅速放了。
香港的法治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何极端反对派得以如此肆无忌惮地利用法律的缺陷?
第一, 短短10天,两抓两放,批准保释的还都是香港东区裁判法院裁判官、印度裔女法官钱礼。
只是这法官也太体贴了一点,特意在保释条例中注明“除了特定时间能出境参加活动外不得离港”,于是,我们看到,黄之锋的蹦跶一点没受到影响。
Kết quả hình ảnh cho 黄之锋
  上一轮被保释后,他从从容容跑到台湾,开始乱港全球大串联的第一站, 黄之锋鼓动说,搞个全台总动员,支持香港“民主”吧。
二度获释后,黄之锋中午就登机前往柏林,计划在柏林墙前公开演讲,并会晤德国议员。
然后是窜访美国,和《时代》杂志和《华尔街日报》的编辑见面,9月23日再返港, 是个人都看得出黄之锋包藏挟洋自重、乱港祸港的祸心。
明明就是涉案嫌犯,怎么还能如此嚣张,满世界流窜,继续“反送中”之类的乱港宣传, 是香港法律的漏洞被人利用,还是法官本身太体贴太仁慈了。
钱礼对黄之锋恐怕还是很熟悉的, 早在2015年,黄之锋、罗冠聪等人就到国务院中联办外,焚烧大型自制的《“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以示抗议。
钱礼质疑为何案发后一年才拘捕上诉,“提点”辩方可以以过分拖延及造成不公等理由申请搁置聆讯, 黄之锋等人继续逍遥法外。
  所以说,乱港卖国的成本这样低,港乱如何能止?
Kết quả hình ảnh cho 黄之锋
第二个, 黄之锋两抓两放,走的都是合法合规的司法程序, 但越是合法合规,质疑就越强烈:为什么一直让港人引以为傲的法治,偏偏治不了港独。
  首先一个原因,是香港个别法官的专业素质和职业伦理问题。
次黄之锋获释,竟是因为裁判官在保释文件中写错黄之锋的离港日期, 就算裁判官弄错日期,整个法庭就如此轻易地把错误漏过去了吗?在香港这样的法治之,这个操作太过荒唐。
其次,法官犯错的个案之外,香港法律体系本身也存在漏洞。
  从过去三个月来看,香港司法程序中有哪些空子可钻,更是被反对派们研究得透透的, 他们事先将参与示威和骚乱者的信息记录下来,以备后者因不法行为被捕后立即提供法律援助。
骚乱现场,暴徒们也尽量不给检方留下证据,最典型的比如黑衣蒙面,方便随后律师捞他们出来。
还有一个更大更紧迫的问题:香港至今没有惩治“港独”的专门适用法律或条款。
第三, 法治的根本目的在于“治”,也就是说,“法”是用来维系社会正常秩序的一种工具。
Kết quả hình ảnh cho 黄之锋
  但很遗憾,极端反对派屡屡钻法律的空子,想方设法扩大破坏性犯罪活动的空间,这香港面临着有法而无“治”的危险境地。
  一方面,黄之锋等人获准保释回到社会中,有可能产生进一步煽动非法示威活动的危害——事实上他们一出警察局就那样做了。
  更重要的是,屡抓屡放这一过程会带给外界很坏的观感:乱港分子头目即便被抓,交很低的保释金就能很快出来了, 毫无疑问,这对反对派肆无忌惮闹事客观上提供了某种心理支持。
但别忘了,香港的法治终究是“一国”之下的法治,香港的正义最终是有中央政府托底的。
国家的武装力量就在那里,它们虽然还没有被动用,但威慑力一直存在,并且会越来越强。
  乱港分子想通过钻法律空子劫持香港的未来,他们想得太简单了。

0 nhận xét:

Đăng nhận xé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