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a Chung Cư Giá Rẻ Hà Nội Chỉ Từ 500 Triệu

"在远方" 第17集到第18集 拖车

一个负责人模样的人带着一帮快递员提着棍子气势汹汹地冲进远方快递仓库,此时高畅正在接手赵得龙的货物。
负责人厉声喝斥赵得龙偷窃公司货物,他下令自己手下的快递员们朝仓库里冲打了起来, 高畅吓得扔下手里的快件急忙逃走。
刘爱莲冲进快递公司会议室,她急切地和赵得龙的经理争辩说,赵得龙是他们快递公司的员工,他如果不是赵得龙骗自己,自己根本不会让公司员工去他们仓库搬货,经理当场翻脸不认账,爱莲没有办法,只能当面下跪求他们。
Vẫn còn ở xa
快递公司经理怒斥刘爱莲不该在自己地盘上胡来,刘爱莲却在众目睽睽之下忽然下跪,快递公司的负责人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刘爱莲在送快递时发现一个老人病重倒在地上,刘爱莲忙上前帮助老人,她不知道老人是因为生病才晕倒在地上。
Vẫn còn ở xa
路晓鸥突然接到刘爱莲打来的电话,刘爱莲在电话里告诉路晓鸥自己可能被感染上非得病了。
她说如果自己挺不过去,请求路晓鸥一定要答应自己好好照顾姚远,晓欧一时感到十分震惊,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Vẫn còn ở xa
刘云天的叔叔让霍梅带自己到远方快递公司,霍梅和刘叔叔到了才打电话给刘云天。
刘云天已经喝醉,但他还是小心翼翼爬上围墙跟叔叔说话。
Vẫn còn ở xa
刘叔从没看过如此失态的刘云天,他很不高兴,要霍梅等刘云天醒酒后再告知他,他先行离开。
刘云天和姚远互相拉着对方,脚步踉跄,路晓鸥站在二楼走廊看着刘云天和姚远在聊天,她觉得这两人其实都没有喝醉。
此时刘云天和姚远再次坐到桌子边,两人谈到电子商务。
Vẫn còn ở xa
姚远没有刘云天专业,只是不断附和,刘云天激动地对他描述电子商务的绚烂前景。
姚远渐渐明白刘云天敏锐的眼光和真正的目的。
刘云天醉倒,姚远觉得机会来了,他想拿走刘云天的包,因为所有的合同资料都在包里。
Vẫn còn ở xa
哪知刘云天虽醉却紧紧抱住自己的皮包,姚远最终没有对包动手,因为他已经弄明白那句价值八百万的话了,他们需要在一起合作共同开发和全球电子商务市场,才能赢得未来。
第二天,姚远被刘爱莲叫醒,姚远震惊地发现刘云天竟然已经跑了。
刘爱莲非常遗憾,姚远却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和欣喜,他激动地说跟刘云天合作远远就不止那八百万。
Vẫn còn ở xa
姚远送路晓鸥回家,路晓鸥在路上告诉姚远,自己原谅他了。
很快全国开展大规模的抗击非典疫情战役。
姚远把远方快递交给最信任的快递员打理,他则带着行李带着高畅和刘爱莲奔赴广州拓展那里的业务。
路晓鸥解开心结原谅了姚远也主动跟母亲和解。
Vẫn còn ở xa
路晓鸥搬到母亲服装店住,路母感动不已。
晓鸥回诊所准备重新开始工作,负责人却告诉她,因为疫情诊所已经决定暂时放假。
路中祥组织邮政快递员们全力抗击非 典,他还负责地让老陈督促各快递公司注意对快递件消毒。
老陈欲言又止地告诉路中祥,现在网购越来越普及,很多人都上网购物了。
Vẫn còn ở xa
老陈向路中祥推荐了一个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的小型快递公司。
姚远回深圳处理事情,高畅兴奋地跑来告诉刘爱莲他有一个消息可以接到一天一千件的业务,高畅带着刘爱莲去谈业务。
路上路晓鸥打电话给他们,她说自己回广州看父亲随便来看看他们, 高畅让路晓鸥跟他们一起去谈业务。
路晓鸥赶到一家快递公司,这家公司姓赵的经理把仓库里的快递件全部转给远方快递公司来做。
Vẫn còn ở xa
路晓鸥不放心让刘爱莲征求姚远意见,刘爱莲虽然打了电话但还是坚持自己的判断。
路晓鸥始终不放心这个业务,她觉得赵经理不像他说的那样坦诚。
刘云天背着刘叔叔召开董事会,等刘叔冲地赶到会场,董事会投票环节已经结束, 董事会宣布刘云天正式成为代理董事。
Vẫn còn ở xa
刘云天一直想投中国的电商市场,刘叔则告诫云天在美国都没发展起来的电商,投资落后二十年的中国市场根本没有希望,刘云天表示不屑,他看好中国市场。
刘云天宣布从今天开始,他们正式进入中国电商市场,而一直在会场外的霍梅听到刘云天的宣布后感到十分开心。
因为非典疫情许多快递员都辞职回家了。
姚远和刘爱莲不得不亲自上阵干快递员的活,姚远心疼刘爱莲的身体劝她不要干了,刘爱莲却担心失信于客户,坚持要继续做。

0 nhận xét:

Đăng nhận xé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