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a Chung Cư Giá Rẻ Hà Nội Chỉ Từ 500 Triệu

张子强临刑前极度害怕,留下一句英语遗言,13个字使警察震惊

张子强最为出名的案件就是在1996年5月,与叶继欢集团合谋绑架香港富豪李嘉诚的长子李泽钜,大摇大摆勒索港币10亿3千8百万元,其中张子强分得4亿3千八百万元。
张子强之所以这么嚣张,主要是因为1991年7月12日抢劫启德机场装甲运钞车1亿6000万元港币之后被捕,但最后法院由于证据不足而将其无罪释放。
张子强请最好的律师利用法律漏洞将张子强救出后,张子强还起诉香港警察局,香港警局还要赔偿张子强800万港元。
Kết quả hình ảnh cho 张子强,死刑
正是这起事件让张子强觉得香港政府根本就没有用,之后才越来越大胆。
 1997年9月,张子强绑架香港富豪郭炳湘,勒索港币6亿元。
1997年10月,他有策划绑架澳门第一富豪,但是被警方识破。
1997年底,张子强在内地非法购买800公斤炸药、2000多枚雷管,将其运送到香港,企图制造恐怖事件;此时的他已经不单单是在要钱了,而是在挑衅香港政府。
1998年1月,张子强在广州白云机场接从泰国回来的二号团伙。
Kết quả hình ảnh cho 张子强,死刑
1998年7月22日,张子强和同伙等22人在广东先后被逮捕。
刚开始被捕时,张子强“悍匪本性”凸显,大摇大摆坐到派出所的审讯室,张口就要烟抽。
当警察盘问他的犯罪事实时,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极度不配合,你说东我答西,甚至数次嚣张的打断警务人员的审讯,我是香港公民,你们不该抓我,放我回香港去。
警方采取“缓兵之计”,之后的一段时日中并未直接对张子强进行审问。
Kết quả hình ảnh cho 张子强,死刑
警察分别对张子强团伙的骨干成员进行了突击审问,因为张子强团伙中有不少是大陆的,原先就在大陆犯过案,坐过牢,深知大陆法律十分的公正严明。
几个骨干成员基本都招供了在香港和大陆的犯罪事实,尤其是被称为“老狐狸”的张子强“军师”胡济舒,因为此前在深圳、东莞抢劫坐过几次牢,熟知该怎么“应对”审问。
他主动坦白了张子强集团在香港的那几起大的抢劫案和绑架案,并指控张子强是一手操控所有案件的主谋。
当警察拿着张子强团伙成员的口供给张子强看时,想不到在“人赃俱获”的情况下,他还叫嚣,“我要请律师,有什么跟我的律师去说,我的律师会证明我的清白。
”随后张子强老婆罗艳芳为他在香港聘请了一个高级律师,张子强当时兴奋不已,认为“救命恩人”又来了。
很可惜,在大陆法庭上,香港的那位“高级”律师在法庭了陈述自己为张子强“翻案”的证词时,被原告律师有理有据有节的一一推翻。
再也没有出现像1995年香港法庭上“邪恶压过正义”的丑陋一幕。
1998年12月5日,张子强等5人被法庭最后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第二日张子强被押赴广州郊外一个刑场执行了枪决,结束了这个作恶多端的香港悍匪罪恶的一生。
没多久,张子强家人在为其整理遗物时,翻出了一张张子强用英文写的“遗言”的纸条。
他期待上帝能保佑他像1995年抢劫机场运钞车那次一样,能平安回来。
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悍匪,在面对死亡降临时,却不是再寄希望于律师,而且祈求上帝,此时他的内心是无比恐惧的。
因为在他被捕的这片土地上,正义绝对会压倒邪恶。
张子强被判死刑后,其名下资产本来已经遭到了香港警方的冻结,结果却被他的妻子, 罗艳芳用伪造证据等方法,解除了资产冻结令。
随后,罗艳芳变卖家产,把仅剩10亿的资产变成了20多亿。
罗艳芳手里的钱本就是张子强非法所得,根本不会受到法律的保护。
失去张子强的庇护后,罗艳芳很快就遭到了黑道勒索和危险。
Kết quả hình ảnh cho 罗艳芳
罗艳芳知道自己势单力薄,没有办法对付黑道的人,同时也担心香港官方继续追究,于是带着20亿远走高飞。
罗艳芳离开香港之后,现如今过得怎样?她曾两次公开露面,一次是在泰国,一次是在加拿大。有报道称,罗艳芳如今已经定居加拿大,只不过一直没有再婚,仍是孤身一人。

0 nhận xét:

Đăng nhận xét